国内影视剧DIT服务进程

第一次听说DIT是在2008年松下公司推广P2系列摄影机时,当时徐克导演使用松下P2 HPX3000拍完两部院线电影,请的日本和留韩的技术人员做的DIT服务。敢于尝试,是建立在他们的团队真的懂摄影机,懂拍摄流程,懂色彩管理,以及在有预算的基础上的进行的。

 

在2008年之前很长一段时间,院线电影绝大多数还用胶片拍摄,电视电影是Sony F900R独占鳌头,那时候职业拍电影的人几乎不拍电视剧,拍电视剧的也很难涉足电影领域,使用胶片拍摄的片子首选机型也不是数字机。

但是很快,更多的影视剧使用P2系列拍摄,Red One也进入中国,自此长期霸占广告领域,蚕食Sony F900R在数字电影市场的份额,后来ARRI alexa的惊艳上市,更稳定的RED MX大量到货,两者都可以完成院线电影、电视电影、电视剧、广告、MTV等需求,7000元左右的租金相对于用胶片而言,更多制作公司能够接受,这使得更多的摄影师有机会参与拍摄院线电影,电影与电视制作流程的融合也从这时开始,数字影像问题也必然同时产生。

但是国内电影制作原本脆弱的工业流程,也随着电影厂改制、影视剧制作市场化、电影机价格直线下降、流程更加快捷、从业门槛严重降低之后,被彻底又残酷的挤压,哪怕是实际生产中的刚性需求,都要在预算和不良竞争下妥协,DIT和DMT流程至今也笼罩在这层阴影之下。

没有了磁带和片盒,数字电影机每天记录的大量数据,剧组向前期租赁公司和后期制作公司咨询怎么解决,对于两者而言,之前都没有提供现场数据管理人员的经验,制片主任同样是没有这份儿预算,这就导致了前两者被动对待数据问题,结果多是把数据备份交给现场的跟机人员或者提供大量记录卡,交给后期跟组人员备份,在很长一段儿时间内,只有部分电影摄制组接受DMT服务,最早提供最完整DMT服务的只有红堂,其他大多数剧组只需要完成简单的备份工作,校验和转码工作根本不做。

DMT是DIT工作的前置工作,两者在预算大于需求的市场中被动前行到今天,出现了更多的DIT团队,使用RAW文件记录的电影剧组和部分电视剧剧组都已接受DMT服务,完成了数据在拍摄现场的备份、管理、校验、转码等内容,也终于可以在现场把色彩控制实时的呈现在技监上。

成熟的DIT团队,会提供第三方数据管理系统或者自己做的方便扩展的系统,都是在一个框架内,集成了电脑、高速数据接口、存储、软件校验、调色软件、调色台、色彩管理所需硬件、监视器等内容。事先做好标记的存储卡,交给DIT团队,会先完成DMT内容,通过管理软件,高速双备份在磁盘内,一份儿是交给制片方的原素材,一份儿是交给后期进行转码、剪辑。同时完成数据校验,生成数据管理日志和文件MD5值,有利于责任划分和管理。而后根据现场需要,完成DIT内容,还原画面色彩,提供回放和实时调色输出到监视器或者切换台。

目前DMT服务在电影制作流程中至关重要,更多的主创意识到数据的脆弱和风险,制片方多年来也被动的接受了这项服务,国外有各种协会,提供有价值的技术和流程服务,国内摄影、剧组接触这些都是通过前期公司或者后期公司,这都是被动的一种学习,在行业内而言,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评论已关闭。